中国文明网 | 云南文明网 志愿注册 | 登录 | 传播文明,引领风尚!德宏文明网!
首页 > 文明德宏 > 正文
发表时间:2021-10-25 来源:雲报     

10月24日

是国际长臂猿日

在云南的无量山

栖息着被评为极度濒危的

西黑冠长臂猿

 

 

每天早上

西黑冠长臂猿的合唱鸣叫

如“起床号”一般唤醒整片森林

晨间鸣叫

是长臂猿的一大特色

常常持续10多分钟

音色独特而有节奏感

图片13.png

天行长臂猿(资料图片)新华网发(毕争 摄)

行走在云南的森林中

或许你还能偶遇

在空中肆意翻腾的身影

它们是人类的近亲——长臂猿

10月24日是国际长臂猿日

让我们一起走进

“猿”的世界

code_ynrb7592463e-cc45-4176-b509-be6c19b04c57.jpg

 

 
 
 
“猿” 分这样来
 
 
 
 

长臂猿不是猴子

它们和猩猩、大猩猩、黑猩猩

组成四大类人猿

长臂猿主要分布在南亚和

东南亚的大陆及岛屿上的

热带或亚热带森林中

它一生都生活在树上

几乎从不下地活动

code_ynrb8ae112fe-3977-412b-bb04-61320d0d9707.jpg

和其它猿一样

长臂猿没有尾巴

大多数情况下都用它们的双臂

在树冠上“臂行”

它们移动速度非常快

最有趣的是它们也可以

在树枝或地面上

用双足直立行走

 

 
 
 
中国“猿”世界 
 
 
 
 

全世界共有4属20种长臂猿

中国有3属6种

是长臂猿种类

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

code_ynrb0b20b46c-936f-4852-af2e-5db3f0508307.jpg

 

天行长臂猿

(又称高黎贡白眉长臂猿)

 

IUCN保护级别:CR(极危)

code_ynrbbae91926-1261-43d2-ae50-275d9384079e.jpg

现存不足150只,且被隔离在多个相互不连通的森林板块中。主要分布在云南高黎贡山的保山、腾冲及盈江地区。

 

西黑冠长臂猿

 

IUCN保护级别:CR(极危)

code_ynrb01213685-1705-4189-bc40-1448fb5bf80d.jpg

中国的数量不足1000只,主要分布于云南中部的无量山和哀牢山。越南和老挝的北部还有少量种群。

 

东黑冠长臂猿

 

IUCN保护级别:CR(极危)

微信图片_20211024164816.jpg

中国一侧的广西靖西县有5群32只(含跨国活动的种群)。分布在中越边境一小片喀斯特森林中,全球种群数量125-132只左右。

 

海南长臂猿

 

IUCN保护级别:CR(极危)

微信图片_20211024165054.jpg

世界上唯一的分布点是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最新调查结果是4群27-29只。

 

北白颊长臂猿

 

IUCN保护级别:CR(极危)

微信图片_20211024165542.jpg

曾经分布在云南的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但最近几次调查暂未发现野外种群,仅在野象谷景区有几只野放个体。

 

白掌长臂猿

 

IUCN保护级别:EN(濒危)

微信图片_20211024165821.jpg

曾经分布在云南的临沧地区,2007年由中外科学家组织了为期2周的野外调查,未能发现野外生存的种群,不排除该种已经野外灭绝得可能性。

 

 
 
 
他们在云南守护“猿”分 
 
 
 
 

长臂猿的生存状况是一个森林健康状况的标志。因为它们依赖于原始热带雨林所提供的食物,加之鸣声较容易被监测到,长臂猿种群的生存状况可作为森林状况观测的一个重要参考。

图片3.png

 

他观测白眉长臂猿从1到10岁

在高黎贡山

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保山管护局原职工李家鸿(已于2018年退休)

自2005年在高黎贡山拍到

该区域的第一张高黎

贡白眉长臂猿照片后

多年来一直坚持跟拍监测

用镜头记录到了高黎贡

白眉长臂猿1到10岁时的画面

 

 

 

 

 

 

 

 

 

 

他们守护长臂猿家庭

从第1年到第12年

3月14日拍摄的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赧亢管护站(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父亲叫‘背头’,母亲叫‘阿珍’,它们的孩子叫‘米粒’。”杨有山指着远方树梢上正在觅食的天行长臂猿说。长臂猿的警惕性高,在树冠悠荡、跳跃速度非常快,跟踪监测难度很大。

天行长臂猿(资料照片)。新华社发(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供图)

杨有山是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赧亢管护站的一名护林员,主要负责跟踪监测生活在该区域的天行长臂猿。“我们开展跟踪监测时,要对天行长臂猿的活动范围、取食、排便等情况详细记录,连它们吃什么果子和树叶、吃了多久也要记下来。”杨有山说。

天行长臂猿(也称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是唯一一种由中国科学家命名的类人猿,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在国内种群数量不足150只,仅分布于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等狭小区域。

护林员杨有山(右一)和同事在布设红外相机(3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杨有山跟踪监测这个长臂猿家庭已12年。对他和其他护林员的出现,长臂猿已习以为常。“有时候我们在观察和记录,它们在树上淡定地吃东西,或者自由悠荡。”他说。

由于长期跟踪监测,杨有山对天行长臂猿的生活习性有了深入了解。“它们晚上睡在树杈上,清晨醒来之后,稍微挪一挪位置,就开始排便。”

前几年,科研人员在赧亢管护站开展天行长臂猿研究时,杨有山和同事承担了一件特别基础而又重要的工作——捡长臂猿粪便。“我们戴着口罩和手套,只捡9点前长臂猿拉的粪便。”杨有山说,2017年的一天,一位同事在工作时,脑袋被长臂猿刚拉的粪便砸中,逗乐了在场的护林员。

此后,每逢给学生开展自然教育时,杨有山都会讲“猿粪到头”这个故事,往往能让大家开怀一笑。

护林员杨有山(中)和同事在山间巡护(3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多年观察下来,感觉长臂猿家庭中‘老婆’的家庭地位更高,比如,移动的路线一般都是跟着母猿走,理毛的时候,大多是‘背头’为‘阿珍’服务。”杨有山说,它们的饮食也荤素搭配,除了吃果子和树叶,偶尔还会掏鸟蛋,抓小鸟和蜥蜴吃。

天行长臂猿(资料照片)。新华社发(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供图)

“陪伴”天行长臂猿这么多年,杨有山最难忘的是监测到“米粒”的出生。“2012年12月19日,那天我们刚好在跟踪长臂猿,‘阿珍’在树杈上待了一个半小时左右,出来的时候,它的肚子下面就挂着一只小猿。”杨有山说,刚出生时,小猿全身的毛都是白的,大概70天后,毛色由白转黑。

保山市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蔺汝涛说,天行长臂猿实行“一夫一妻”制,母猿平均每隔3年产1胎,怀孕期约为7个月,这也是其繁育率低、种群数量少的原因之一。

护林员杨有山(左)在林间记录天行长臂猿家庭的活动情况(3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近年来,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进一步强化对天行长臂猿的保护工作,采取定猿、定人、定群的“三定”形式进行监测,保护区还建了近5000公顷的生物走廊带,改善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质量。

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副局长张富有说,现在,保护区内天行长臂猿的数量比较稳定。截至2020年底,保护区中共生活着18群50只天行长臂猿。

“护林员这份工作,辛苦是肯定的,但我还是觉得和大自然有缘,所以一干就是12年。”杨有山说,“跟长臂猿处了这么多年,已经把它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了,希望未来有更多新成员加入。”

护林员杨有山(左)和同事巡护期间在林中休息(3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欣波 摄

 

他们救助长臂猿

从难以存活到回归自然

 

 

今年10月,西黑冠长臂猿“小平安”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安全返回景东无量山栖息地。

2019年4月,景东县救助了一只离群受伤的雌性西黑冠长臂猿,取名为“小平安”。在随后的跟踪监测中,工作人员发现“小平安”再次出现生病的迹象,随即送往云南省野生动物收容拯救中心安置点接受全面检查和康复治疗。今年10月9日,“小平安”身体各项指标均恢复正常,具备“归家”条件。

早早等候在云南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寨子监测站的工作人员为“小平安”准备了安全舒适的过渡笼舍以及它爱吃的野柿子、苹果等食物。“目前,‘小平安’身体各项指标均正常,进行野化训练后即可放归。”中山大学生命与科学学院范朋飞教授介绍。

近年来,云南省采取多种有效措施持续加强物种保护体系建设,实施珍稀濒危物种抢救性保护,全省88%以上的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得到有效保护,这其中也包括长臂猿。

图片1.png

云南,正在成为

包括长臂猿在内的

野生动植物的王国

和生物多样性的天堂

德宏好人

视频

更多>>
德宏州农业生产亮点频现

德宏州农业生产亮

  烟叶种植成为农村经济发展、农民可持续增收的重要渠道。目前农业生产中...【详情】

德宏州“文明的力量”【网络视频】((字幕版)

德宏州“文明的力

德宏州“文明的力量”【网络视频】((字幕版)【详情】

先进典型

更多>>
助人为乐的陈述——第二届德宏州道德模范

助人为乐的陈述—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青年教师,热衷于对历史的研究,特别关注近代抗日战争...【详情】

见义勇为的沈祥——第二届德宏州道德模范

见义勇为的沈祥—

危难时刻芒市边防大队警官沈祥用身体挡住砸向群众的铁门,他闪亮的名字迅速...【详情】